当前位置: 首页> 公务员

威尔·斯特伦克《文体要素》

发布时间:20-06-30

随看随想

美国作家E.B.怀特(1899-1985)是著名的《夏洛的网》的作者;曾是《纽约客》的主要撰稿人。怀特的随笔,在美国(不限于美国)享有崇高地位。

威尔·斯特伦克是怀特大学时的老师。怀特对《文体要素》的“再发现”,使它成为英语写作的“圣经”,影响至今。这情况,仿佛吕叔湘、叶圣陶、朱自清的相关著述之于现代汉语。

有意思的是,该书“规则”所及,适于汉语运用者也颇不少。对于我们的阅读和写作,这本“小”书,也是棒喝。(任余)

《文体要素》是威尔·斯特伦克的即兴之作,他试图将错综复杂的英语修辞删削剪裁,把它的规则和要义纳入方寸之间。威尔本人高悬了一个“小”字:他戏谑而又自得地称之为“那本小书”,“小”字出口,抑扬顿挫,好像掷出个旋转球。四十三页的篇幅,总结了英语的使用如何做到清晰、准确、简洁。它的活力延续至今,就其重要性而言,我想或许标定了一个很难打破的记录。康奈尔大学图书馆存在一本。它本来有两本,我的朋友费力得到一本,邮寄给我。

此书包括一篇简短的序言,八条使用规则,十条作文规则,若干形式问题,一份经常误用的字词和表达的清单,一份经常出现拼写错误的字词清单。如此如此。规则和要义采取了直截了当的指令形式,斯特伦克中士铿锵有力地向他的野战排发布命令。“不可在两个独立的句子之间使用逗号。”(规则五。)“不可分断一个整句。”(规则六。)“使用主动句。”(规则十一。)“省略冗词。”(规则十三。)“避免连续使用含混的句子。”(规则十三。)“在摘要中,始终使用一种时态。”(规则十七。)每条规则之后,都有一番简短的告诫,告诫之后,又开列双栏,举出或穿插了各种实例,表明真与伪,正与误,卑怯与大气,粗俗与规整。字里行间,隐约可见我这位教授的顽皮面孔,他的短发从中间整齐分开,遮住前额,眼睛在钢架镜框后一眨一眨的,仿佛刚避开强光,上下嘴唇咬动,像是心神不定的马,精心梳理的胡须间,时时透出笑意。

“省略冗词!”作者在第二十一页吼道,在这个祈使句中,威尔·斯特伦克倾注了他的身心与灵魂。我听他授课的日子里,他省略了无数冗词赘句,如此不管不顾,急切而又兴奋,往往给自己制造难堪,时间富余,得想法填充,又像是电台上的预言家,还不到钟点,已经无话可说。威尔·斯特伦克靠一种小伎俩摆脱困境:他三言两语向学生们演讲完毕,就探身在讲台上,双手揪住西装翻领,别有用心地嘶哑着嗓子说:“规则十三。省略冗词!省略冗词!省略冗词!”

他是个令人怀念的人,友好,滑稽。他的善意挖苦刻骨铭心,督促我自1919年以来,一直在省略冗词,虽然还有很多字词有待省略,而且这个艰巨的任务将无休无止,但重读斯特伦克关于这一重大主题的精湛论述,我仍然激动不已。他说道:

文章简洁始有活力。句不应有冗词,段不应有赘句,如同素描无多余线条,机器无多余部件。此非要求作家句句写短,或略去细节,泛泛描述,而是要他句句精当。

这里,你读到一篇宝贵的短文,说出简洁的性质和美——六十三个字,可以改变世界。这番啰唆之后(在小威尔·斯特伦克的紧凑世界中,六十三个字已经嫌多),教授开始传授删削的诀窍。学生学会砍掉“本篇文章的主题……”一句中的枯枝,改用“本文主题……”,省略了三个字。他学会将“……用于燃料的目的”删减为“用作燃料”。他明白了“关于是否……的问题”无异饶舌,应当直说“是否”——用一个词代替了四个字。

教授专辟一段,讲了“关于……的事实”这种糟糕透顶的表达方式,每一读到,他都会气得发抖。他说,这种表达方式应当“从它出现的每一个句子中删去”。但他的文字中透出一丝忧郁,你能感觉,他知道他的事业多么无望。我想,我在走笔成章,头脑发热之时,曾经一千次写下“关于……的事实”,事后冷静下来,又删了五百次。想想本赛季至今,击球率只达百分之五十,一半的时间不能击中这个呆笨的投球,我不禁黯然神伤,因为这对教我如何打球,如何一击而中的人,似乎是一种背叛。

我看重《文体要素》的尖锐建议,更看重作者的无畏和自信。威尔明白他在坚持什么。他如此确信他的立场,对此立场交待得又是如此清晰和确切,让我自从初次接触他以来,始终受到他怪异姿态的鼓舞,我相信,以往成千上万名他的学生同样如此。他有种种好恶,甚至打领结也挑剔得离奇,然而,他总有办法让人信服。

《文体要素》通篇,处处表明作者对读者的深切关怀。威尔认为,读者大多数时间都磕磕绊绊,像是挣扎在沼泽中,任何人写英文,都有义务迅速排开沼泽中的污泥浊水,让读者立于坚实的地面,至少也扔条绳索给他。

……

假如我发现自己突然处于对我来说不可思议的教师位置,面对课堂讲授英语用法和文体,我会干脆探出讲台,揪住我的西服翻领,眼睛一眨一眨的,对学生说:“去读那本小书!去读那本小书!去读那本小书!”

(选自E.B.怀特《E.B.怀特随笔》,贾辉丰译,上海译文出版社2016年7月第1版)

《中国教师报》2019年04月24日第9版 

上一篇: 重温革命文化,坚持实事求是
下一篇: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:环境审计研究助推生态文明体制改革